衍歌

碰瓷抄袭,惹不起惹不起。

不知道怎么喜欢上你的,只觉得缘分真是个无比玄妙的词。初中第一次换同桌,跟你坐在一起。当时我不会想到,我们以后会那么志趣相投。我们对人对事态度不太一样,但是不妨碍我们相互影响,从此形影不离。那时候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,我们谈天说地,神采飞扬,又或者一起同仇敌忾。大概就是那时候,你一点一点渗透进我的生活,一点一点渗透进我的心。

初三被老爹强行转了班,我很难过,不理解,不想离开那个独一无二的班,不想离开你。新班级是个学校里出了名团结的班,无形中也带了点排外。我当时心里很苦【←_←】,融不进去,不说话,下课直想往熟悉的地方跑。我爹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,那天早上知道要被转班我为什么那么大反应。我不想离开她身边,我也在害怕,不开心,她身边我的位置会被另一个人坐,她上学放学身边的人不是我,她可能从此跟我就渐行渐远。很多事情就是有预兆的,现在的事情原来我早就有感觉。

我很开心,就算我不能跟她形影不离了我们的感情依旧在。不能说一点变化没有,虽然感情沉淀下来,但是应该也只多不少。




  升上高中,我们见面的几率更少了,作息时间不同,班级相隔太远。我开始一个人的生活,你身边的人也不尽相同。高二分文理科,果不其然我选文你选理。会考考完的时候我很伤心,告别了我心爱的生物和化学,告别了我的法医梦,更多的是离你好像越来越远了。



见面机会少,所以我很珍惜我们见面的时候。两个人在一起,一起压马路一起吃东西,话题不停,不想分别。

我开始明白我们终有一天会渐行渐远,就像文理的区别,就像渐渐没有交集的圈子。我有时候会想,如果那时候没有转班,我可能不会发现我们差别越来越大,距离越来越无法忽视。如果我那时候没有转班,我们会不会真的有可能在一起。

我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,我不愿意在舍友面前承认我们的关系或许只是所谓闺密死党,但是我却在她们的疑问中看到心虚的自己,牵强地只回答我态度的自己。

我知道我们终有一天会分离,不管我多喜欢你。终有一天你会不需要我的陪伴,终有一天你身边会出现一个一心一意爱你对你好的人,那时候我应该早就放手,把我的感情深埋于心。

我已经打定主意要放手了。但是我一直逃避,不敢想我们真正分开的情景,就像我一直不肯承认我一直都在单恋。我给自己一个期限,我们两个离开这个小岛去到不同城市的时候我就放手。

我知道自己不甘心,我知道我放不下,我知道我只能放手。我只是觉得,再没有人能像你一样,不需言语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;再没有人能像你一样深谙我心默契相伴。再没有人。

你就像冬日里的那一抹阳光,我贪恋你的温暖,但是依旧无法留住你。

我还是像以前一样陪在你的身边,如果哪天你不需要我了,我就离开。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那么我的告白,你听到了么。

评论